25 岁生日 —— 再启航

25 岁生日 —— 再启航

生日快乐

即将迎来 25 岁生日,随便记录一些想法

加入与离开阿里

时间飞逝,回忆起决定加入阿里的日子,仿佛没有过去多久一样。

因为真的没有过去多久

我在阿里的这段经历大约一年半,从个人体验来说,甚至可以用远超预期来形容(毕竟外界对阿里的风评太差了导致我的预期非常低),我发现阿里也有很多不 PUA,踏踏实实做事的 leader 和氛围健康的组,仅仅因为阿里就贴死标签是不可取的,想来大厂做数据库的同学欢迎找我内推,极力推荐。

在阿里工作的这段时间,为我们组的产品做了一些还算有意思的 feature,有兴趣的可以看我们组的专栏中跟事务有关的文章。

之所以选择那么快离开,更多的是对自己的一些成长焦虑:比如感觉做的东西都是非常 trivial 的东西,明明花了不到一个月就完全搞懂了,却需要花费十倍以上的时间在跟一些历史包袱作斗争上;做事情很难,推事情很难;还有很多很多

我一度把这种成长焦虑误以为这是职级焦虑,毕竟某个scope内最年轻的P7听起来是个很好听的title,也带来了巨大的对保持快速晋升的渴望,看不到合适的机会是令人焦虑的。但我很快就发现这只是表象,在我观察了许多P8,发现他们能做的事情甚至可能还不如我之前作为一个 new grad 在旷视能做的事情多后,我明白这与职级无关,是一种对成长停滞的焦虑,这样的P8也并非是我现在想追求的东西(当然他们的package还是很动人的)

在内部听过一个高P的经验分享,谈他们的成长经历,我发现他描述的几年前野蛮生长中的阿里云更符合我的期待,而这样的机会随着阿里云各个生态位的补足,已经非常稀缺了。现在的阿里云有很强的数据库团队,但没有我的机会。

新的征程

熟悉的朋友应该都已经猜到了,在经过多方比较以后,我最终选择了加入一家姚班学长创立的明星 startup,希望在一个新赛道能做出一些事情。虽然跟之前的方向不太 match,但我很看好这个新方向,也十分相信自己的能力。预期下周就会加入~

在跟 leader one one 的时候,我能感受到他的遗憾,其实我也十分遗憾,我们聊了很多事情,从团队,到阿里,到行业。在最后的最后,leader 叹了一口气,我跟他说,比起遗憾,你更应该祝我早日财富自由 ( ´ ▽ ` )ノ

在 leader 的祝福中,我结束了这段旅程。对于阿里这家公司,我没有什么好感(当然相比加入之前好很多),我更相信“一鲸落,万物生”。但对于团队的很多人,我还是非常感激与祝福。

在阿里的最后一个月,除了交接工作以外,我把之前积压下来想读的七八篇 paper 都看了一遍,写了好几篇文章,又看了不少 compiler 有关的东西,感觉停滞了一段时间的姿势水平又开始 +1s +1s 地流动了。

一次生日与另一次生日

每次生日都是非常开心的事情,但既满怀忐忑又充满希望的上一次生日应该是发生在八年前。

破旧的准考证

八年前的纯弟弟在一所野鸡区重点放弃学业一个人花了一年自学竞赛,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证明自己的考试前的一个生日。这次生日过后纯弟弟成了全校前后几十年唯一一个清北(按照当年人人网友的说法,二本变清华)。恭喜纯弟弟 🎉

那么这次纯哥哥也请相信自己的选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