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个“失败”人士的 2020

如果服从我人生度过的二十多年留下的惯性,那么今年大概率依然不会有这篇年终总结的。一来是拖延症作祟,说到底,1 月 1 日也只是一个人为定义的分隔符,并不存在什么具体的物理意义 —— 那么轻松地 delay 过这种无意义的日子对于重度拖延症患者来说也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二来,也不觉得这样的总结能给我带来什么收益(广义的)。
那么之所以会有这篇处女作,确实是一个小小的契机改变了我的想法。

我在研究 cxs 的卖菜学的过程中,点开了尘封已久的 QQ 空间,做完了膜迟的正事之后也顺手翻起了自己的历史说说。由于尘封之前我已经对自己的黑历史进行了大规模清理,所以很容易就翻完了。很巧的是,残留的第二条说说恰好是八年前的今天(2012 年 12 月 24 日),高一。

QQ空间

(附:第一条说说也很有意思但是不发了)

熟悉我的小伙伴应该知道我高中是通过化学竞赛完成的升学。Marry Chemistry(Merry Christmas),应该是当时化学吧小圈子的一个小小的利用 typo 玩的梗。我无心回顾当年作为化小将在贴吧大战一些极端劝退党的历史,也不想 judge 大一就开始筹划的转 CS 算不算对 2012 年的自己的一种背叛(从 Marry 的语义来看是渣男抛弃了未婚妻?),在 2020 年末看到这条说说,更多的是一种陌生感 —— 2014 年的自己对 2012 年的自己的陌生感,以及 2020 年对之前每一年的陌生感。我忽然很想找回更多的那时候的感觉来帮我 review 过去的变化,与此同时我也找到了年终总结这个行为的意义 —— 花费人生万分之三左右的时间为自己的历史人生建立一个索引,以支持一些必要的模糊查询。那么,这篇流水账就诞生了。

第一次

既然这是第一篇年终总结,那么就先写一些今年第一次做的事情吧。

第一次写年终总结

冷笑话一则

recursion

第一次认真地参与开源社区

大约 2015 年的时候我注册了 GitHub,基本上都是把 GitHub 当做了一个 host 大作业的网站,偶尔有学弟来 star 一下方便抄作业。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参加社团的早期项目,但大体上也就是作为校招可能会被人参考一下的水平,相比许多高中生/本科生推友(如 NodeJS collaborator 🍞)相差甚远。

第一次结缘 TiDB 是在 2018 年,尽管当时 PingCAP 还是一家比较小的公司,但他们做的产品很 cool,开源精神也很 cool,吸引了校招准备进程中的我,秋招中我的第一场面试就是 PingCAP,由于种种原因,最终没有 match 上。但我当时已经有在留意 TiDB 的发展,包括参加了若干次 MeetUp。2019 年底的时候,我参与了 TiDB Hackathon,在 TiDB 资深老司机屈老师的带领下拿了二等奖的成绩,同时也认识了许多 TiDB 的小伙伴,对 TiDB 的代码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出于多方面的需求:

  1. 被开源精神所打动
  2. 希望学到很多数据库相关的知识,填补专业知识深度上的缺陷(见后文)
  3. 希望提升自身的 reputation
  4. 喜欢 Rust,想写 Rust,作为一个 coder 纯粹的兴趣

我选择了加入 TiKV 社区,并参与开发了多个重要的 feature,最终成为了 TiKV committer 以及 TiDB 2020 best contributor。

在这个过程我收获了上述所有我想要的东西,这里也很感谢 PingCAP 在开源社区运营上作出的巨大努力。(注:这和我在某条 Twitter 中提出的观点并不冲突 —— PingCAP 不是一个好的工作地点)

希望未来能有自己的开源项目。

第一次跳槽

今年选择跳槽,是多个原因的共同作用:

  1. AI 独角兽今年特别寒冬,这差不多已经成为了业界的共识。
  2. 由于旷视的业务压力比较小,尽管造轮子很爽,技术发展的深度上感觉受到了瓶颈。
  3. 旷视在疫情期间的一些决策令我不满。

因此在三月份的时候,我开始筹划找下一份工作。总的来说,应届一年半的这样一段工作经历找工作是比较吃亏的,相比于刚毕业的同学来说优势不大,获得的 offer 很难有比较大的提升。值得庆幸的是旷视的经历成长速度确实比较快,同时 PingCAP 的开源贡献也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帮助,我投了许多公司的 infra 组,大部分都给了等价于 P6+ 的 offer,而阿里云出乎意料地给了 P7 offer,方向也是我现阶段最感兴趣的数据库,与组里同学以及主管沟通的过程也比较顺利,最终选择了阿里云。

一个额外的 tip,仅供参考:我个人有一个十分奇特的爱好,就是热爱面试,很多人感觉面试压力很大,很累,我却很享受面试的过程。在求职阶段,有小伙伴想给我内推的话我一般是来者不拒。在我看来,面试不仅仅是个练手的好机会,更重要的是一个跟业界同行交流的机会,了解别人在做什么,避免自己闭门造车。无论面试结果如何,面试本身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在这次跳槽的过程中我也面了七八家厂各个方向的岗位,总体感觉收益很大。

选择

对选择的 review 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生活不是 galgame,无论是否相信平行宇宙的存在,我们能看到的始终只有一条时间线,当我们选择了 B,我们就永远不会知道 A 的结果是什么。同时,比起承认自身能力的不足,我们更倾向于把失利归咎于关键节点上错误的选择,那么客观的 review 选择就更是难上加难,只能进行简单的分析来做一些预测。

保研

另一个时间线的我如果选择了保研并且没有退学没有延毕,现在应该已经完成了秋招。本科毕业那年我对 CS 未来趋势的一个判断是,船已经岌岌可危,无论岗位还是薪酬都很难保持增长,赶紧先上船再说。这也是我选择本科就业的一个重要原因。目前来看,这个判断是有不少偏差的。一个方向是,相对低端的 CS 劳动力的确趋于饱和,内卷化更严重,但同时业界给出校招的 offer 相比我本科毕业的时候依然有了很大的提升,仅仅是青菜 offer 就跟我当年差不多了。不过这两年无论是专业技能、社会经验,还是 career path 都比读研的收获大,

当然另一个选择是读博,这个选项的个体差异非常之大以至于不走一遍很难做出合适的判断,那么不妨 go forward,相信自己选择的路。当然,如果以后有各方面的压力都比较小的时候,说不定还有机会面向情怀脱产读一个。

加入旷视科技

另一个选择就是当时做出的 Offer 选择:加入旷视科技。

我第一次加入旷视是在 2016 年暑期实习,当时的旷视科技应该是最好的时候,明星 AI 独角兽、姚班创始人、MSRA 首席科学家加盟,种种光环吸引了无数 VC 的投资。那段实习经历非常的愉快,我的 mentor 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三个月的实习我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当时的公司文化也非常的自由。

然而相比于实习的随意来说来说,校招则是一个重要程度完全不同的选择,这个选择有一个更 general 的表达方式:应届生应该选择创业公司还是大厂?

如果这个问题放在脉脉问,那么毫无疑问是大厂,仿佛进了大厂就拥有一切。 显然大厂的收益是很多的,包括但不限于:

  1. 大厂光环:一段大厂经历可以让你之后在大部分互联网公司跳槽的时候被认可。
  2. 相对完善的流程制度
  3. career path 更高的上限

我当时的判断是,名校光环足以支撑我前期发展的光环需求,而大厂光环不能产生很好的叠加效果,因此无视。同时早期快速成长的重要性大于上限。在创业公司,对于组的选择权、以及对于项目的话语权都会更大一些,而大厂的话,成长速度未必更慢,但更看运气,个人的奋斗小于历史的进程。因此我校招的时候投简历就是以创业公司为主,旷视、pony.ai、PingCAP、tubi.tv、……、以及当时还算创业公司的字节,大厂则只随缘投了腾讯。而腾讯随机分配的一个看起来发展不是很好的组以及特别菜的面试官更是坐实了我的看法。最终,在实习时 mentor 的安利下,我选择了看起来对我重视程度最高的旷视。

尽管在上文跳槽篇中,我遇到了一些对旷视的不满,但从结果来评价这段工作经历的话,确实也收获了更快的成长。作为一个应届生设计一个新的存储系统,最后完整落地的过程收获体验是巨大的。这个完整闭环作为我的第一段工作经历,总的来说是个非常棒的体验。与此同时,我也纠正了一些当年的看法 —— 通俗地说,创业公司会有更多造轮子的机会,但大概率会造成方轮子,缺乏足够的业界交流的话,待久了很容易成为方轮子专家(即使如此,你也更快地成为专家了)。最后我的评价是,满意并离开旷视科技。


2021 年 01 月 01 日 01:00 加更

失败与展望

2020 年是我彻头彻尾失败的一年。

本来是没有这一章节的,可是过了 0 点之后忽然觉得缺少这一话题这篇充满成功气息的年终总结非常虚伪,心态崩了,因此加了这一章节。由于是加更,且心态有剧烈变化,文风可能格格不入且缺乏逻辑完整性。

有这个章节很容易反而让人感觉虚伪,因为从社会成功学意义的评价上,我今年的发展并不失败,甚至用成功形容也并不过分,我并不热衷于假惺惺的卖菜。

这里的失败,指的更多是心态上的消极,以及行动力的低下。这种消极指的并不是躺平心理,即放弃一部分事业发展而更好地享受生活,在我看来这是非常积极的心理状态。消极指的是全方面的消极,既没有做到事业发展上的积极进取,也没有做到享受生活、关爱家人。从事业发展来说,去年定的学习目标,90%没有完成,声称要写的文章,今年约等于写了 0 篇,能够很自然地接受错过 DDL,工作上除了完成基本的工作也没有主动积极进取,副业上除了嘴上提两句也没有任何行动。从快乐生活的角度来说,我今年没有推进任何对未来生活重要的事情 —— 没有与家人讨论过未来生活工作城市的想法,没有跟家人沟通过自己内心的消极状态,仅有定期的关心问候以及维持事业顺利发展的人设。我也没有跟爱人讨论过结婚、孩子、未来规划,相比家人,少许的进步也是退步则是由于共同生活的原因,我低落的状态并没有瞒过她,却反而让她产生了更多担忧。甚至哪怕是纯粹的享乐,仅仅是快乐地看一看新番、打一打游戏、享受一场旅行,在我看来也是一种积极的热爱生活,我依然很少快乐地享受,更多的时候是在无意义的低落和焦虑(甚至宁愿无意义地刷手机也没看 B 站的跨年晚会),除此之外,今年的减肥计划依然泡汤。可以说彻彻底底地虚度了一年,收获的不过是在吃老本。

如果说今年有什么进步的地方,除了远远比不上我学习能力的少许技术提升外,可能就是对很多规则的了解程度加深,将不高的行动力用在了必要的地方,维持了基本的事业发展需求和让家人不用担心的”成功人士”设定,但如果不寻求改变,那么我的状态必然会下滑到难以维持的地步。

这个章节其实是今年最大最重要的选择,如果我这篇年度总结选择了维持一个成功人设而不记录这个最重要的心理状态,那么我大概率会走向上面所说的 Bad Ending,最终伤害所有关心我的人。而写完这一章节的此时的我感到了一种由衷的轻松,相信在 2021 年,这一状态可以得到改善。这篇文章中不会列出详细计划(因为已经错过 DDL 了要赶紧补交 :D),但之后会去做。

朋友

我对自己的评价一向是,一个有些小聪明的人,一个比较幸运的人,一个努力配不上取得的成果的人。上文中的行动力问题,其实从高中跟清华签了一本线协议,却高考差点没考上一本线的时候,我就充分意识到了,如果是我早期的人人好友应该对这个事情有一些印象。因此在入学清华以后,我就尝试给自己隐藏了一些属性(只是隐藏了一部分属性,并不算加人设,按照我近期对纯学的理解,成功也确实是我自己热爱 show 的东西

我的朋友既少也多。

多,确实是比较多,不算喜欢对线并从中取乐的恶劣习惯的话,我的 social 还是比较多的,而且乐于与更多的小伙伴交流、分享。

少,是指我很难对很多朋友描述我隐藏的失败状态 —— 这不影响友情的真诚,正如我对家人的一部分人设不影响亲情。我本科的朋友以及之后的同事大部分属于此类,他们非常成功,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分享快乐,但很难分享失败。

很幸运的是我发现在 Twitter,我更可以放飞自我,比如对线的频率显著提高。更幸运的是,我也认识了很多推友,他们也很优秀,但他们的优秀没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 这并不是指人的性格,可能更多是清华的压力带来的。我能够更自然地在推友群分享自己更失落的状态。他们也跟我一样有过不是很顺利的经历,但许多人比我努力得多,生活态度上也比我积极很多,manjusaka、鹅哥、Matchy,还有许多人,都是我应该学习的,我只是更幸运而已。

最感谢的是 cxs,顺便给大家推荐 cxs 的 medium 专栏。他让我意识到了,把真正的失败说出口,并没有那么难